一千零一夜第一夏娃的诱惑四部曲全集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3/11] – 941novel修正版

www.993kkk.com

強烈的性感讓杏子的喘息越來越急促。

此時,美織的舌頭在乳房下緣由下往乳頭舔。

「啊……」

手掌由下上托包住豐滿的乳房,舌頭在勃起的乳頭上舔畫著圈。另一手手指
捏弄著另一頭的乳頭。

「噢……啊……」

強烈的性感讓杏子呻吟的頻率越來越頻繁,美織將杏子的乳頭含住吸吮,又
用舌頭舔撥,杏子扭動著下半身,呼吸感到越來越困難。

美織的手離開了乳房,來到保持良好的纖腰。

「嗯……」

美織的舌頭逐漸的往下移動。

有著信雄強姦的經驗,杏子意識到接下來可能的動作。

「不要……。」杏子沒有說出口。

美織的舌頭來到了肚臍眼,並有逐漸往下的意願。

「這是一場遊戲。」杏子催眠著自己。

美織吻到了濃密的恥毛,並往那恥丘移動。

「這不是同性罪惡的淫亂,這是姐妹間的嬉戲。」杏子欺騙著自己。

杏子罪惡感的緊張中卻又帶著期待。

「噢……」

舌頭在陰核上舔了一下。

啾……。

那是手指鑽進恥穴的聲音。

滋嚕……。

那是手指和舌頭在恥穴裡攪動的聲音。

杏子的身體已經拱了起來,雙手緊緊抓住床單。

「唔……噢……啊……啊……」

強烈的快感讓杏子再也無法忍耐,接連的發出啜泣般快感的呻吟,下半身隨
著杏子波浪般的起伏。

美織手指退出了恥穴,掐住了突起的陰核,捏了一下。

「啊啊……」

杏子劇烈的顫抖,妹妹的手不斷的在大腿上來回愛撫,恥丘的快感讓杏子大
腿時開時合、時曲時伸。

狂日美女后入式7p美織頗為了解同性間的性感帶,也知道女性心理的需求,在愛撫的部位、刺
激的力道、和舔弄的深淺都讓杏子變得瘋狂。

「噢噢……啊啊啊……」

一陣高亢的呻吟,杏子劇烈的痙攣,性感累積到極點,高潮如潮水般襲來。

「姐,妳好敏感,洩的真多……」

恥丘、恥毛、鼠蹊部、臀肉都沾滿了濕淋的汁液。

「妹妹,妳怎麼會這些方法的……」

杏子就算不問,她也清楚肯定是信雄所教。

「我是學信雄哥的,他比我還要會弄,每次光是前戲都讓我洩好幾次……」

美織又在「炫耀」她的「性福」。

「對了,姐,妳要不要看……」

「看什麼?」

「影片。」

「什麼影片?」

杏子被勾起了好奇心。

「嘻嘻……妳看就知道。」

美織從她包包裡拿出一片光碟,放進了播放器裡,沒多久電視上跑出一個拍
攝的鏡頭。

鏡頭裡女方坐在椅子上,雙手被綁在腳踝,雙腿大開成M字面對著鏡頭,一
個男人的頭正在胯下聳動。

「啊……老公……啊啊……」

發出呻吟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妹妹,美織。

「這……」杏子脹紅著臉,驚訝的問著。

「這是我和信雄哥自拍影片。」

「你們怎麼可以拍這個東西。」

「又沒有什麼!只是拍好玩罷了……」

杏子一時間無法接收這樣的觀念,但眼球卻停留在電視上沒有離開。

「啊……老公……奢狂野无本道视频不行了……又要……啊……」

畫面中就在美織正快要高潮時,信雄卻將頭給移了開來。

失去了下體的快感,美織扭動著腰。

「老公……我要……」

那嬌媚的聲音連杏子都有些意動,想成全妹妹達到高潮。

「妳叫錯了,要叫我主人……。」

「老公……主人……我要……給織奴高潮……這樣吊著……好空虛……」

「這才像話……」

隨著畫面中信雄的答應,在手口並用下,美織很快的就達到了高潮。

「信雄哥每次都喜歡要我叫他主人,而我是性奴隸……」

「妳們很變態……」

雖然這樣說,杏子卻想繼續看下去。

美織被信雄要求著像小狗般趴著,信雄則從後面捧著美織的屁股猛烈的抽插
著。

「啊啊啊……好舒服……老公……你好厲害……」

「美織寶貝……老公的肉棒弄得妳爽不爽啊……」

「肉棒弄的……穴穴好爽……啊啊……」

場景裡的兩人從後背位到站立位、從側位換到騎乘位、從椅子走到床邊、又
從床頭幹到床尾。

杏子看的臉紅心跳,她不由自主想起當日被信雄強姦的情景,並將自己帶進
了影片裡頭的角色,那堅硬的肉棒、高超的技巧、持久的耐力讓杏子看的全身燥
熱。

當影片結束,信雄劇烈聳動著臀部,將精液內射進美織體內時,杏子也回想
起被強姦內射的那一剎那,全身火燙發軟。

「姐,妳下面好濕……妳心動了……」

杏子首次沒有反駁美織,腦海裡滿是淫慾的畫面。

「其實我看得也想要了,姐,我們換個姿勢再來……」

美織再次與杏子的身體交疊,不過這次形成了六九式。

美織並不期待保守的姐姐會主動舔自己的肉壺,她這麼做只是讓自己能磨蹭
自己和姐姐的乳房。

杏子被影片轟炸的紊亂,妹妹濕淋的肉壺已經展在眼前。

影片中雖然也有拍到美織的恥穴,但卻沒有現在來得清晰。

杏子從未那麼的仔細看過妹妹的肉壺,同為姐妹的美織恥毛沒有杏子來得茂
密蓬雜,稀疏的和恥丘成一長條狀。

略顯暗紅的肉唇彰顯著信雄幾年來努力的成果,杏子第二次忍不住的生出一
絲嫉妒。

「這樣的肉唇顏色原本應該是屬於我的。」杏子首次冒出這個奇怪的念頭。

彷彿是想報復,杏子也伸出舌頭往妹妹的恥穴上舔。

「噢……姐姐……」

美織對於杏子的舉動感到驚喜,她更為賣力的去舔著姐姐的陰核。

「噢……啊啊……」

「姐,妳又洩了……」

美織將手指伸進了恥穴,感受高潮時陰道的緊縮。

「噢……姐姐……太好了……噢……」

杏子拋下一切道德的禁錮,舌頭鑽進了妹妹的肉壺裡。

美織不甘示弱的反擊,手指的數量更增加到了兩根。

杏子開始有樣學樣,美織怎麼對她,她便怎麼回擊。

杏子感覺自己體內有股熾熱的慾火,必須這樣發洩。

經驗終究不敵美織,在美織達到第一次高潮時,杏子高潮的次數已經記不得
了。

「姐,怎麼樣,是不是很舒服,有沒有滿足了些……」

杏子喉嚨乾啞,幾次的高潮幾乎讓她快崩潰,全身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想
動。

美織雙手抱住杏子,親密的躺在杏子胸前,就像學生時代那樣。

「姐,妳比我想像的還要好色飢渴……」

杏子害羞的舉起手,拍了下美織的頭。

「叫妳亂說話,怎麼可以這樣說妳姐……」

美織吐了舌頭笑了笑,儘管是27歲的人妻,在姐姐面前人忍不住的裝可愛
撒嬌。

姐妹倆互擁著享受著溫馨。


「妹妹,妳哪時候有同性戀傾向的……」

「哪有,那是為了滿足深宮怨婦般的姐姐才這樣做的……」

「妳討打……」

姐妹倆調笑著追逐了一陣,美織突然冒出一句:

「姐,我讓信雄哥來滿足妳好不好?」

「妳說什麼?!」

杏子腦筋轉不過來,震驚的問著美織。

「我說,我讓信雄哥來滿足妳,和妳做愛好不好?」

「妳讓我去偷漢子?妳讓我去亂倫?妳讓我去背叛主,去做那種下地獄的下
流事?」杏子連問了三個問題,語氣一次比一次激動。

剛才的性幻想是一回事,甚至被強姦高潮又是一回事,但那跟主動出軌是不
能相提並論的。宗教和道德的約束讓杏子無法接受美織的提議。

「……」

「但是姐夫沒辦法滿足妳不是嗎?妳難道就要這樣放棄身為一個女人所能擁
有的美好嗎?更何況……他當初本來就應該是屬於妳的。」

美織反問的說服著杏子,但最後一句卻突然小聲了下來,對於當年姐姐的「
禮讓」,也是美織的一個心病。

「就為了性慾妳叫我去做這些下流事?」

「姐,這不下流,這是身為一個女人應該嚐到的享受。」

「妳這是叫我亂倫!」

杏子的語氣嚴厲激動。

「妳們沒有血緣關係。」

「妳瘋了!」杏子的口氣開始有些歇斯底里。

不行,我不能接受這樣的作法,我必須堅守這神賜福過婚姻,我要堅貞的守
著這段婚姻,我不能有半點退縮。儘管……那感覺是多麼無比美妙。

杏子用激烈的情緒和洗腦式的宗教說詞說服著自己,但那野獸般雄性的激情
、那花樣百出的姿勢,美織和學長夫妻倆人的作愛畫面卻在杏子腦中揮之不去。

「姐,我沒瘋,我只是不想看我最愛的姐姐這輩子享受不到身為女人最大的
快樂。我先走了,妳好好想想。」

出門前,美織回頭如蚊子般細聲的說:「姐,對不起。」

這天上午,杏子走進一間教堂,這並不是大教堂,在非假日時候,顯得有些
冷清。

杏子心中迷茫痛苦,悖離宗教和情慾的折磨讓杏子需要告解。害怕平常熟悉
的教堂遇到熟人,因此找了一處相對陌生的教堂。

坐在告解室的椅子上,美織的心感到忐忑,複雜的情緒不知從何說起。

「神父……」

「親愛的孩子,妳有什麼困擾嗎?」

「神父,我有罪。」杏子羞愧的說。

「這世上的人都有罪,重點是他們懂不懂的信仰主,祈求主的原諒。」

「神父,我被強暴了……。」杏子感覺到自己的聲音說的很艱難。

「……,噢∼主啊,請原諒這位迷途的孩子吧!」

在告解牆的後面,一陣沈默後,接著而來的是神父帶著驚訝悲憫的語氣。

「如果妳願意的話,可以將這事情告訴我,相信主會指引妳一條正確的道路
……」

因為隔著一道牆,杏子便將最近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事情就是這樣,神父,我好痛苦。」杏子傾吐出了自己的痛苦後,心
裡仍是有些羞恥。

「……,妳覺得那位學長對妳好嗎?」

「他對我很好。」

儘管覺得神父的問題很奇怪,但杏子仍然回答了。

「那妳對他的印象如何?」

「很好,儘管他對我做出這樣的事,但是我卻恨不了他。」

「妳喜歡他嗎?」

「……」對於這個問題,杏子說不出口,但還是羞恥的點了點頭。

「他和妳丈夫之間,妳比較喜歡誰?」

「我愛我丈夫……」

這樣的答案聲音小到連杏子自己都聽不清楚。事實上,當初如果不是因為妹
妹愛上信雄,當初杏子就會答應了信雄的追求。

「他有帶給妳高潮嗎?」

「……」

「喜歡和他做愛嗎?」

「……」

「妳還會想去找他嗎?」

「……」

「他讓妳高潮幾次?妳想起他會不會自慰?他的陰莖大你老公多少?他的陰
莖好不好吃?」

「……」

「……」

面對越來越離譜,越來越露骨的問題,杏子感覺到了不對勁,就在杏子想離
開時,告解室裡頭的門打開了,那扇門走出來的原本應該是神父,但杏子卻看到
一個熟悉的臉孔。

「學長!」杏子驚訝的叫出聲來。

一副正經西裝領帶的信雄,出現在杏子面前。

「嘿嘿……沒想到是我吧!我和這間教堂的神父是好朋友,所以偶爾會跑來
這當一日神父,沒想到會遇到杏子妳啊。」

「不……」杏子感覺到腦袋一片混沌,她竟然在信雄面前仔細的說出自己被
他強暴的過程。

「不過如果不是這麼碰巧,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杏子妳……也對我有意思
,要不然怎麼細節記的那麼清楚。」

「不……不是的……」

慌亂的杏子想趕緊離開,信雄一把抓住,將杏子拖進了神父坐的告解室。

「如果妳沒有喜歡我,對我沒感覺,那妳又怎麼會感到痛苦,剛剛為什麼不
能堅定的否認……」

信雄的話像刀一般劃破杏子想掩蓋的遮羞布。

「……」

信雄霸道的親吻杏子的雙唇,趁著杏子還沒反應過來,舌頭伸進杏子的小嘴
裡翻攪。

成熟男人的氣息噴在自己的臉上,舌頭讓信雄的大舌撥弄著,杏子反抗不了
多久便意亂情迷。

「嗯……」

杏子從高挺的俏鼻發出一聲沈重的喘息。

「杏子,我要在這裡強姦妳……」

信雄在杏子的耳邊吹氣說著。

「不……不要……」

杏子拒絕著,但聲音輕細,沒有絲毫的說服力。

信雄繼續吻著杏子,貪婪的吸吮著杏子的香舌,汲取著她甘美的唾液。牙齦
、上顎、舌下、口腔壁,信雄靈巧的大舌光臨過杏子口腔裡的每一個角落,帶給
杏子陣陣輕細酥癢的奇特快感。

妹妹的親吻溫柔細膩,信雄的親吻同樣的溫柔細膩外,更多了男人征服的霸
道,比較起丈夫單調的吻技,想起來便索然無味。

「不!我怎麼能這樣想,他是要陪伴我一生的丈夫。」

當杏子發覺自己對丈夫的吻技感到失望時,杏子在心裡頭企圖說服自己,並
努力的想排擠掉這不貞的念頭。

「嗯……哼……」

隨著信雄純熟的吻技,杏子非但沒有丟棄不貞的念頭,反而更加強烈了。

杏子拼著保持理智,將信雄推開。

「杏子,今天我要在這裡得到妳……」

信雄像野獸般解開自己的領帶,眼神充滿了熾熱的情慾。

「學長不要!這裡是教堂……」

杏子搖著頭,慌亂的她忘記了逃跑,一昧的哀求著信雄能良心發現。

信雄用解開的領帶將杏子的右手右腳綁在一起,中途杏子企圖抵抗,但卻沒
有任何效果。

杏子穿的是及膝的白色洋裙,由於一手被臂綁住,裡頭的內褲很輕易的便被
信雄給脫了下來,捲曲成條狀內褲掛在右腳雪白的腳踝上。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