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3/拘束少女绘卷中文版6]

www.993kkk.com

「對不起,媽媽,我控制不了它。」鮑無力地解釋著。

「我明白的,孩子,」黛喃喃地說著,疲倦的雙眼已經合上,「你用不著道歉,這只不過是自然的生理反應。」

「是的,就是這樣,」他也笑了起來,「這是自然反應。」

「晤 .晤,」黛從鼻腔裡發出聲音,濃濃的睡意襲上心頭,「很自然 .」

雨下個不停,雨點不斷地打在屋頂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鮑看著媽媽鑽進被窩,他幫忙給她蓋好被子。當她t56顶极人体艺术合上雙眼後,他站在床前又看了幾分鐘,然後,才輕手輕腳地走到壁櫥前,找了點點心裹肚。

之後,他來到窗前向外望去,天已經完全黑了,黑夜已經來臨。

這將是我一生都難以忘懷的一天,鮑想著。

他拿出一個手提燈,點亮它,然後提著燈到裡間去看看他們的囚犯怎樣了。他停在門口,傾聽了一會,見裡面沒有動靜,這才打開門,向裡望去,陌生人依然一動不動,彷彿真的死了一樣。

鮑放心地把門關上,把椅子頂回原來的位置。

屋外,雨依舊下個不停,雨水混雜著狂風不斷地衝擊著他們孤立的小屋。

老天爺看來真的生氣了,不斷地把怒氣發泄在他們可憐的小屋上。

雨越下越大,雨水不斷地衝刷著屋頂,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鮑感覺他和媽媽就像被這個世界遺棄了一樣,與外界完全斷絕了聯繫,天地間彷彿只有他們母子倆 .

鮑回想著今天所發生的所有事情,這是他有生以來遇到過的最難以忘懷的經歷。一個陌生人闖進了他們的世界,有生以來他第一次被人用槍指著腦袋,第一次被人逼迫光著身子,也是第一次享受了媽媽高超的口交技巧。

一想到媽媽,他就不由得煩躁起來。他向床上看去,媽媽就躺在床上,臉衝著自己的方向。她睡得很香,頭髮淩亂地披灑在臉上,顯得十分的安詳和寧靜,嘴角還掛著一絲微笑。在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下,臉蛋紅撲撲的,顯得格外的嬌艷迷人。

雨越下越大,簡直像是滔滔的江水從天上傾瀉而下一樣,擊打在屋面上,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這響聲彷彿重錘一樣,重重地敲打在鮑的心上,不斷地撩撥他的心緒,使他愈加地煩躁不安。

他喝乾了幾瓶葡萄酒打發時間,但是無濟於事,心情反而更加煩躁不安,而媽媽仍然心安理得地躺在床上甜甜地睡著。

鮑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是夜裡十一點了,但是媽媽仍然沒有挪動一下身子,看來她睡得的確十分的沈。

鮑不耐煩起來,他已經去檢查了幾次陌生人的情況,那人還是沒有挪動的跡象,但是已經有些呼吸了。

「看來我真的把他敲壞了。」鮑得意地笑著離開了房間,頭腦由於酒精的作用已經有些發昏了,他搖搖晃晃地返回了大廳。

站在爐火旁,他向床上望去,媽媽仍然沈睡不醒,彷彿世間的一切都與她無干似的。

熊熊的火焰在自己的身後燃燒,烘烤著他的後背,暖洋洋的十分舒服,他的心也開始燃燒。

他的媽媽仰面躺著,臉歪向他這邊,胸部高高聳起,把薄薄的床單撐起來,形成兩座優美渾圓的小山。他知道她的裡面沒有穿衣服,想到這裡,他的心不由地一跳。

他癡癡地看著媽媽飽滿的胸部隨著呼吸一起一伏,媽媽用嘴巴吮吸自己的陽具的畫面再度浮現在他的眼前,他把這幅畫面在腦海裡反復播放了至少一百次。

事實上,他的陰莖整個晚上都令人難以置信地處於勃起的狀態,而只要想到媽媽曾經給自己口交過的事實,他愈加無法使自己軟下來。

屋頂傳來的震耳欲聾的聲音像是在給自己加油一樣,和著葡萄酒催開的理性的禁制,潛藏於心底裡的邪惡的欲望慢慢地在身體裡蔓延、滋生,並不斷地壯大。

他知道在單薄的被單下,媽媽的身體完全沒有一點保護,而這微不足道的床單就是媽媽和自己之間唯一的隔閡,它當然沒有可能阻止他體內不斷膨脹的獸性的爆發。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會和自己的母親處於這樣一種如此微妙的境地,當然更沒有想像過媽媽用嘴巴使自己射出來的事實。當他把自己滾燙的精液射在媽媽的嘴裡時,他的大腦瞬間短路了,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現在他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與媽媽性交,赤裸裸地、血肉交融地、敗德淫亂地性交。

無論這會導致什麼嚴重的後果,無論這是多麼的可恥和遭人唾棄,他只想和媽媽做愛,瘋狂地做愛,他要成為媽媽生命中最重要、最親密的男人。

他為自己這種淫亂邪惡的想法而興奮,胯下的巨物變得更加龐大和堅硬,把遮蓋它醜陋嘴臉的毛巾高高頂起,隨著身體的顫抖,在毛巾下興奮地畫著圓圈。

媽媽醒了嗎?她已經睡了足足有五個鐘頭了。

在她熟睡的幾個小時裡,他始終掙扎在道德與罪惡的邊緣,他不斷地試圖說服自己不要對自己的親媽媽有什麼不良企圖,但無論他怎麼努力,最後總是回到媽媽給他口交的畫面。而反復思想鬥爭的結果,只能是使自己的欲火越來越高漲,越來越熾烈。

最後,他無法再忍受欲火的煎熬了,顫抖著雙手,解開了纏在腰上遮羞的毛巾,任其滑落在地板上。然後,面對著熟睡的媽媽,他操起自己巨大、脹得生痛的陽具,開始用力地揉搓。

如果媽媽醒來看到兒子挺著巨大的男根在自己的面前手淫,她會有什麼反應呢?站在媽媽的面前衝著她美麗的臉蛋手淫,這真是一種邪惡刺激的體驗,即使媽媽已經睡著了,也還會面臨她隨時驚醒的可能。

他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肉具會脹得這麼大,這麼粗,這麼硬,觸手處其硬如鐵,而且熱氣逼人。

他的手不斷用力上下揉搓著自己的肉棒,快樂不斷地在自己的尖端凝聚,他知道他應該射出來,那是唯一能平息自己滿腔欲火的途徑。

隨著他的手勢越來越快,他感到熔漿不斷地聚集到劇烈收縮的陰囊裡,他用力地上下套弄了一下,停了下來。他的整個身體都處於崩潰的邊緣,但是他沒有射出來,他太想要占有媽媽的身體了,強烈的欲望使他無法讓積聚的能量無的放失,他必須把他所有的生命種子深深地植入媽媽肥沃的土壤裡,在那個他曾經獲得生命並孕育成長的地方,讓它們在那裡幸福健康地成長。那裡,應該是他最終的歸宿。

感受著這種邪惡想法的不斷衝擊,他徹底明白了,他只想和媽媽做愛,他只想把自己粗大的肉棒以各種方式插進媽媽誘人的小穴裡,他要永遠和媽媽合而為一。

媽媽,上帝創造出的一個最美的詞匯,令他一想到就會無比激動。

她會同意兒子與她有超越倫理的親密關係嗎?因為這可不像一起去公園散步那麼簡單,這是『亂倫』!!!

好可怕的字眼!

這不僅有違天理,而且完全違背了人類社會的公共道德和法律,是犯法的事。

太可怕了!

他為自己有這樣邪惡的想法而顫驚:我是一個壞兒子!媽媽會同意這樣一個敗德的行為嗎?

「我真是瘋了!」他低吼出聲,看著自己勃起的粗大的腫脹的硬物,它一點也不知道主人矛盾的心情,只知道擺出自己醜惡的嘴臉,耀武揚威地上下晃動。

也許是聲音太大了點,他聽到媽媽低聲呻吟了一下,然後轉動了一下身子,身上的被單滑落下來,露出半邊雪白的胸肌,如山般墳起的豪乳躍然而出,粉紅色尖俏的乳頭像磁鐵一樣牢牢地吸住了他的目光,胯下的醜物立刻肅然起敬。

無法再猶豫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可言,只有硬著頭皮往前衝了,不試一下怎麼可能知道自己的運氣呢?至於前途怎樣只有聽天由命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勉強屏住戰栗的呼吸,悄悄地挪到床榻前,胯下的肉棒因為即將得到滿足而興奮地不住跳躍。

他的膝蓋靠上了床榻的邊緣,停了一會,這是他最後挽救自己的機會,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向前一步,將沒有什麼東西能夠再阻止他,他也將永遠地墮入罪惡的深淵,從此不能自拔,即使媽媽反抗,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做下去,哪怕是強姦。

他無法停下來了,他的理智逐漸在喪失,取而代之的是最原始的欲望。現在,看來已經沒有什麼東西能夠阻止他侵犯他的媽媽了。

他小心地伸出手去,輕輕地揭開被單。

他的肉棒在下面興奮地直跳,他癡迷地看著媽媽赤裸的美麗胴體。

她是那麼的美麗,浮凸有致的身材,肌膚細膩,潔白無暇,已是中年的女人,身體上歲月的痕跡卻幾乎微不可查,胸前挺拔豐滿的兩團豪肉由於沒有人來愛撫而塌在一邊,平滑的小腹下面是一片黑乎乎毛茸茸的森林。

他感到自己已經站不住了,由於緊張,腿肚子有些軟,他必須採取實質性的行動了。

他擡起大腿,小心地跨上床去,輕輕地往揭開的被單裡鑽,將身子靠在媽媽的身邊。就這樣,他靜靜地躺在媽媽的身邊,試探媽媽是否會突然醒過來,一腳把自己踢開。

漫長的幾分鐘過去了,媽媽沒有挪動身子,於是他繼續一點一點地接近她。最後,他與媽媽之間的距離已經可以用毫米來衡量了,他們是如此的靠近,以至於他完全可以感覺到媽媽身體裡不斷散發出的熱量。

他靜默了一會,逐漸地積聚勇氣,以做最後的衝擊。

他悄悄地伸出手,小心地撫在了媽媽的赤裸的手臂上,那一刻,他的心簡直要從喉嚨裡跳了出來,肉棒脹得簡直要爆炸了一樣。

媽媽的肌膚滾燙而柔軟,柔軟得就像是嬰兒的肌膚一樣。他可以聞到媽媽身上散發出的淡淡的馨香,那是成熟女人特有的體香,醒神而誘人犯罪,一下子原本使他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令他感到無比的舒暢和愉悅。

這熟悉的香味使他想起了孩提時代,那時他還是一個少不經事的小孩子,整日只知道偎依在媽媽溫暖的懷抱中,枕著媽媽柔軟的胸部,啜吸著媽媽可愛的乳頭,向媽媽撒嬌。

兒時的時光令他倍感溫馨,現在他還有機會重溫當年的天倫之樂嗎?

他用手指輕輕地來回摩挲媽媽柔軟光滑的手臂,但是她仍然沒有挪動身子。

她真的睡得那麼香嗎?

他更加大膽,手掌一邊溫柔地摩挲著媽媽的手臂,一邊慢慢地移動,試圖接近媽媽胸前的軟肉。

「唔 .唔 .嗯 .哼 .嗯 .」媽媽有反應了。

小心地等待了一會,見媽媽沒有醒過來的跡象,他慢慢地把手往下移,最後,手掌終於蓋在了媽媽胸前綿軟的突起上,它是那麼地柔軟,光滑,溫暖,令他瞬間停止了呼吸。

體會著媽媽柔軟的乳房傳過來的熱量,好一會,他才開始勾勒媽媽乳房優美的形狀。手掌順著乳房優美的弧線輕輕地滑動著,肌膚的親密接觸令他的身體微微地顫抖,最後,他的手指感覺到了飽滿的肉丘上一個柔軟的小突起──那是乳頭了。

他溫柔地揉按著這粒可愛的小突起,他的整個心思都完全集中到了這上面。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媽媽柔軟而有彈性的乳頭,用心地細細撚搓著,漸漸地,它開始變硬了。感覺到了它的變化,他開始以更大的熱情撚捏它,使它變得越來越硬。

他簡直不能相信,熟睡的媽媽的乳頭香椿的图片和功效在自己的努力下居然會變硬。

看來媽媽還是有感覺的,他想。

女人是否和男人一樣,當她們興奮的時候,她們的乳頭也會變硬,就如同男人的生殖器一樣呢?


一定是這樣,他這樣想著。如果真是那樣,那麼他的媽媽現在應該很興奮才對,因為她的乳頭已經變硬了,這說明她對自己的動作一直都是有反應的。想到這裡,他更加大膽了,他開始使勁用手掌按揉媽媽的整個胸部。

媽媽沒有阻止他的行動,他受到了鼓勵,看來媽媽已經默認他的放肆了。他更加靠近媽媽的身子,小心翼翼地把自己興奮脹痛的陽具插進媽媽溫暖柔軟的大腿間,然後他的屁股開始慢慢地來回移動,讓火熱的肉棒在媽媽夾緊的大腿之間來回抽動,自己的手仍然用心地探索媽媽豐滿的胸部。

他摸到另一邊的乳頭,它已經自覺地變硬,觸手處黏乎乎的。他細細地撚捏著媽媽的乳頭,品味它柔軟的彈性感覺,然後像玩玩具般用指尖撩弄刺激媽媽硬挺的乳頭。

「嗯 .嗯 .唔 .唔 .嗯 .好 .好有感覺 .太 .美 .了!」媽媽呻吟出聲了。

媽媽突如其來的聲音完全沒有半分征兆,使他吃了一驚,手條件反射似的迅速抽了回來,這時他才聽清媽媽在說什麼,手掌又迅速地返回原位,重新按在媽媽高聳的乳房上,並開始溫柔地擠壓按揉起媽媽柔軟而富有彈性的乳房來。

原來媽媽已經醒了,看來她很喜歡自己這樣做,所以沒有阻止他,那麼他接下去應該怎麼辦呢?他不知道媽媽下一步會怎麼做,她到底會允許自己多少呢?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令他吃驚,媽媽的手滑了下來,按在自己急欲宣泄的淫棒上,接著,媽媽的身子轉了過來,和他面對著面。

突然,她的臉湊了過來,他們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媽媽的舌頭暢通無阻地進入了他的嘴裡,和他熱烈地交纏起來,媽媽的手也開始活動,握住他滾燙的肉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來。

他差點當場射了出來,媽媽的柔軟香舌的交纏以及下面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為之沸騰。

這一定不是真的,這一定是在做夢!

他一邊想著一邊貪婪地吮吸媽媽甜蜜的香津。

媽媽的動作大膽而火辣,舌頭用力地與他親密地交纏,在他的嘴裡激烈地攪動,彷彿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竅一樣,同時,媽媽主動擡起大腿,貼上兒子的下身,用自己溫軟豐腴的陰部上下磨蹭兒子的大腿。

他們吻得那樣熱烈,激情,狂熱,天地間彷彿只剩他們兩人。他們的身體已經完全地融合在一起,伴隨著熱情的擁吻,彼此熱烈地摩擦著,彷彿要把自己的身體擠進對方的體內一樣。

彷彿過了幾個世紀般,他們才放過了對方可憐的嘴巴,要不然他們會窒息的。

「和我做愛,快,孩子,快,媽媽要和兒子做愛,媽媽的小穴要兒子的大雞雞插進來!」

媽媽在兒子吃驚的目光注視下,竟然採取了主動,主動地仰面躺下來,召喚兒子的光臨。

「媽媽要和寶貝兒子一起享受真正的人生樂趣,快點,孩子,媽媽等不及了。」

作為母親,她一點也不為自己主動勾引兒子而羞愧,反而放蕩地打開了大腿,讓自己的恥部完全地暴露在兒子淫光四射的眼睛下。

還猶豫什麼呢?媽媽同意了!

鮑一把扯掉了被單,把它扔在一邊,興奮地爬到媽媽大開的兩腿之間,下身的巨棒由於注定的命運而激烈地跳動著,一幅迫不及待的模樣,看來已經等不及了。

「哦,媽媽 .」他突然吸了口氣,他的媽媽伸手抓住了他的肉棒,忙不疊地把它指引到了自己的陰道口。

由於興奮和忙亂,她竟然幾次都沒有使兒子巨大的陽物對正自己的穴口,反而刺激得兒子不住地挺動下身,滾燙的龜頭戳在自己豐腴的肉丘上,弄得兩人愈加的心癢難耐。

好不容易,她才把兒子粗大的龜頭對正了自己濕漉漉的穴口,然後就迫不及待地向上一挺,讓兒子年輕的陰莖完全地進入了她的體內,接著自己就開始狂野地上下挺動起來。

鮑感到自己巨大的龜頭完全被媽媽溫暖潮濕的肉穴所包容,媽媽的那裡是那樣的濕滑,熾熱,生似要把自己的先頭部隊融化一樣,綿軟的淫肉層層疊疊地壓迫在他的尖端,不斷地分泌出粘稠的潤滑液,很快,他的先頭部隊就完全地被一片汪洋所包圍。

媽媽的下體挺動得十分地厲害,那股癲狂勁簡直令他這個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夥有些吃不消。

她不住地把自己的下身往上湊,極力讓兒子的肉棒能夠更加深入地插進她火熱的淫洞裡,現在,連鮑也弄不清楚到底是誰更喜歡這種禁忌亂倫的交合了。

最初的確是他挑起的,但是現在好像顛倒過來了,媽媽反而成為主動者,不過這樣他更喜歡。

他費了好大的力氣才使自己明白過來:他真的把自己見不得人的陽具深深地插進媽媽肥美的淫穴裡了。但是他還是不能相信眼前活生生的這一切,他不能相信往常高高在上的媽媽現在卻在自己的身子下面淫蕩地扭動著屁股,拼命地渴求自己的雨露恩施。他不能相信媽媽的淫洞是那麼的潮濕、火熱,是那麼地渴望他的野性入侵,他甚至不能相信自己已經和媽媽結合為一體的事實。

但,這一切都是真的,肉體感受到的快感不會是假的。他從來沒有想像過女人會有那麼瘋狂強烈的渴求,那麼熾烈、令人毛骨悚然的熱情,尤其這個女人是他的媽媽。

她那熾熱緊湊的肉穴是那麼熱情地歡迎自己的到訪,那裡面噴出的熱量簡直要把他的生殖器給烤熟了一樣。

如果他們母子之間亂倫的結合會遭至上天的詛咒而下地獄的話,他希望媽媽的陰戶就是自己地獄的入口,他會非常樂意地天天下地獄,他甚至希望永遠待在地獄裡不再出來。

他從來沒有想像過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交合可以達到這樣一種癲狂的極樂,也從來沒有體會過這樣一種邪惡和背德的快樂,他完全被激情沖昏了頭腦,只知道不住地提起肉棒,再深深地插入媽媽火熱濕滑的淫穴裡。

他忘情地衝殺著,每一次的進入都要把自己長達九英寸的肉棒完全地插進媽媽肥美的肉穴裡,龜頭直抵子宮壁,只留下陰囊在外面,而媽媽對他的每一次衝擊都要報以熱烈的回應,卻從不抱怨他的粗魯和沒有技巧。

「哦 .嗚,我插 .插 .插,媽媽,幹死妳,媽媽,嗚,我好舒服,啊 .!」他為每一次進入所帶來的快感而戰栗。

「唔 .嗯 .啊 .啊 .寶貝 .你的 .雞雞好大 .好大 .插得 .插得媽媽 .好 .好快活 .嗚 .哦 .哦 .太好了 .哦 .嗯 .好舒服 .好有感覺 .嗯 .好兒子 .插得媽咪的花心都要開了 .嗚 .嗚 .」

黛也為兒子強壯的抽插而瘋狂,不斷地喘著氣,不斷地聳動下身迎合兒子的動作,追求更大的快感。

鮑趴在媽媽柔軟的身軀上,好一會,只是在用心體會媽媽熾熱緊窄的肉穴緊緊地吸合自己激烈搏動的肉棒的感覺,她的陰戶是那樣的緊,那樣的濕,那樣的熱,那樣的瘋狂,像攪拌機一樣用力地絞動他的棒身,彷彿要把它絞斷一樣,不斷地刺激它吐出埋藏的能量。

他必須竭力忍耐,不讓自己那麼快就射出來,他要等媽媽的高潮來時一起射出來。

他開始不去想下身不斷湧上來的快感,而是轉而想其他東西。

但他還能想什麼呢?他正在幹自己的媽媽,他親愛的、溫柔的、體貼的、美麗的、性感的、淫蕩的、風騷的媽媽。他正壓在身下與之結合的這個性感的女人,曾經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在她的體內,他慢慢地成長,是她把自己哺育成人。她是他的媽媽,親媽媽,他正在和自己的親生母親做愛,是她給了自己現在的生命,現在是不是該給媽媽回報的時候呢?

如今,他又返回了他曾經從那裡來到這個世界的聖潔的地方,又重新回到了媽媽神聖的秘密花園,是她以自己偉大的母愛,讓他得以自由耕作在她肥沃不可褻瀆的土壤上。

現在,應該是他回報媽媽偉大的母愛的時候了,是他把充滿生命活力的種子播撒在媽媽肥沃富饒的土壤裡的時候了。

這種極度淫亂變態的想法使他整個身心都為之震撼,強烈的刺激使他頭腦一片空白。

他什麼也不想,大腦已經完全停止了思考,取而代之的是身體自己執行自己的命令。他的屁股只知道機械地粗暴地挺動,他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動,他只知道用盡全力把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進媽媽火熱的肉穴裡,完全不顧媽媽的感受。

等到他的意識恢復過來,他已經不能控制自己了,他只想著用力地插媽媽的淫穴,他想和媽媽完全地融為一體,無論是身體還是靈魂,他的眼中只看得到媽媽不斷呼號的扭曲的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表情。

他瘋狂地用力衝擊媽媽成熟的女性肉體,陰莖深深地插入她的肉穴深處,他的每一次抽插都是那麼地深入和狂暴,幾乎使媽媽窒息。

接著,他聽到媽媽急促的喘息聲,而且越來越急促,她的身體開始劇烈地顫抖,然後,經過一陣短暫的間歇,她深深地吸了口氣,用手緊緊地摟住他,豐滿的胸部用力地在他的胸前研磨,下體瘋狂地聳動著,她的陰道深處開始劇烈地震蕩,陰壁的肌肉緊緊地吸住兒子粗大的肉棒,吸得是那麼地緊,以至於他完全不能移動半分,只能聽任媽媽在下面瘋狂地搖動。

「哦 .哦 .上帝 .哦 .上帝 .這是什麼感覺 .啊 .啊 .嗚 .我要死了 .嗚 .好 .好舒服 .呀 .孩子 .乖兒子 .親兒子 .哦 .哦 .快 .快 .再快點 .哦 .啊 .用力 .好 .好 .用力 .插得好 .插得媽咪好舒服 .媽咪要死了 .哦 .媽咪 .要被壞兒子插死了 .啊 .啊 .啊 .媽咪不行了 .哦 .媽咪要泄了 .哦 .好兒子 .親老公 .射 .快射出來 .快射出來給你這個淫賤的媽媽 .哦 .哦 .嗚 .」

她的淫穴內洪水泛濫,淫水不斷地汨汨流出,陰道開始痙攣,火熱的淫肉緊緊地吸住兒子腫脹的肉棒,陰壁劇烈地蠕動著,不斷地收縮,再收縮,有規律地擠壓兒子的肉棒,逼迫它趕快吐出積蓄的能量。

鮑完全無法抵禦媽媽如此激烈的動作和身體反應,在勉強抽動幾下後,壓抑了整個晚上的能量終於在媽媽的體內爆發了。

如同火山爆發一樣,他的濃稠熾熱的精液瞬間填滿了媽媽不斷收縮的陰道。他射出的量是如此地多,以至於媽媽肥沃的土壤竟然無法完全吸收,很快,乳白的熾熱的精液就順著棒身溢了出來。

他的屁股急速地抽動著,配合陰莖的搏動,更加深入地插進媽媽的陰道深處,然後身子一顫一顫地發射出所有的炮彈,把它們全部都打進媽媽成熟的子宮深處。

黛完全被兒子熾熱的熔漿打懵了,花心被熾熱的精液一燙,身體不由地哆嗦起來,一股熱流突然從體內射出,迅速地與兒子的精液融合在一起,而極度的快樂使她的動作更加癲狂。

她的大腿緊緊地纏住兒子的腰部,配合地聳動身子,同時陰道一張一縮,盡量把兒子吐出的所有精華都吸收進來,不讓它們浪費掉。

鮑已經完全無法想任何東西了,他的腦海一片空白,完全陶醉在這有生以來不曾經歷過的極度的快樂之中了,禁忌的做愛使他體會到了人生最高的快樂。

最後,他的龜頭拼命吐出最後一滴液體,才停止了噴發。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