鷺正在播放德国a片江戀 [3/3] – 941novel修正版

www.993kkk.com
靜虹接著說道:『除非我再好像在廈門酒店時那樣,讓你再發洩一次,是不是?』
『不,這次要來真的了』關仁認真地說道:『其實既然你連玉翠都未替我做過的口交都肯做了。為什麼不能和我痛痛快快地作一次呢?我的人真的很可恨嗎?』
靜虹低著頭說道:『其實我是非常愛武駿的,廈門酒店的一切原出於無奈。為了老公和我的利益,我才會那樣做。我心裡認為, 要沒和你性交就不算失身。你的人很可愛,可是那時候你可以說是我們的敵人。我雖然肯為你折腰,心裡卻十分委曲。』

關仁聽了不禁稱讚道:『武駿真有福氣,可以得到你的芳心 好了 我無條件把錄影帶交給你。』
關仁說完,就進房把一合錄影帶拿了出來。靜虹笑著說道:『不必了,難道我拿這盒錄影帶去給老公看不成。你保管好,不要讓玉翠看見就行了嘛 其實你娶到我妹妹不也是很福氣嗎?何必羨慕武駿呢?』
關仁說道:『老實說,玉翠雖然很漂亮,但是床上的風情絕對比不上你呀 』
靜虹笑著說道:『看你說得那麼認真,我就讓你試一次吧 』

『真的嗎?』關仁認為靜虹在逗他,反問道:『你現在不怕對不起武駿了嗎?』
靜虹說道:『好啊 你不要就算了 被你一提起,現在我怕了。』
『我那裡會不要呢?』關仁站起來,向對面的靜虹走過去,嘻皮笑臉地說道:『我來幫你脫衣服吧 』
靜虹說道:『你別急,我自己來嘛 還沒有見過那盒錄影帶,你先播出來看看 』
關仁聽她這麼說,便把錄影帶裝進機器裡。調整好一切,轉身對靜虹。

靜虹果然已經大方地脫得一絲不掛,並動手替關仁寬衣解帶。倆人赤身裸體地坐到沙發上的時候,電視螢光幕上已經出現男歡女愛的畫面。靜虹很注意地注視著,關仁卻 留意眼前靜虹活色生香的肉體。
他一手輕輕地撫摸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另一隻手摸玩她戴著金鏈的腳兒說道:『我最喜歡女人的腳踝帶著金鏈,可是我買給玉翠,她顯麻煩,不肯戴。』
靜虹笑著說道:『妹妹比較純樸,不過這一點你儘管放心吧 我有辦法教她的,她很快就會把它戴起來討好你的了。』

關仁的手又摸到靜虹毛茸茸的陰戶,他說道:『玉翠這裡沒有毛,不過我也很喜歡她的光板子。 是今天我無論如何也要試試你這裡啦 』
靜虹也握住關仁粗硬的肉莖,說道:『其實我上次也很想和你試試,不過又心猶不甘,才沒讓你進入。』
關仁低聲對靜虹說道:『我們邊看邊做,好不好呢?』

靜虹笑著說道:『你真急色,我原來打算先用嘴和你做一次,再和你合皮哩 』
關仁說道:『上次已經領略你口技的利害,這次你先讓我達成心願吧 』

靜虹沒有再出聲,她跨到關仁懷裡,一隻手兒握住他的肉莖,把龜頭對準自己的陰道口。『漬』的一下,已經把關仁那條粗硬的大陽具吞入她的身體。武駿覺得他的龜頭進入了溫軟的世界,一種難以形容的快感由交合的器官傳遍全身。他緊緊把靜虹的嬌軀摟抱,讓她的乳房緊貼自己的胸膛。這裡忍不住又問道:『阿虹,你現在會不會覺得對不起武駿呢?』
靜虹答道:『多少都會的,不過我知道武駿雖然疼我,卻也曾和我之外的女人歡好過,就像你雖然對我妹妹愛之入骨,但是起碼我知道你幹過彩妮。也玩過我无毛天使在线播放一絲不掛的身體。所以,我覺得愛是一回事,性交又是另一回事。 要我真心對待武駿,偶然和你偷歡又算得了什麼呢?』

關仁說道:『你說得對,玉翠也曾經表示過, 要我真心愛她,並不介意我和別的女性尋歡。不過我自從和她結婚,就沒有再親近到其他女人,直到現在,你才讓我嘗試到異常的新鮮和刺激。』
『刺激倒是真的,我那兒比得上妹妹那麼新鮮呀 』彩妮笑著說道:『你把我抱得太緊了。你稍微鬆一鬆,讓我套弄你吧 』
關仁笑著把手放鬆,靜虹便在他懷裡騰躍。緊窄的陰道一上一下地套弄著粗硬的大陽具。關仁低頭一看,見到自己的陽具被毛茸茸的肉洞吞吞吐吐,比起平時和玉翠性交時又是另一種樂趣。他一時抑制不了內心的興奮,一股精液突突地噴入靜虹的體內。

靜虹也已經感覺到關仁在她的陰道裡射精。她停止了套弄,讓他的陽具深深地插在她的身體裡,靜靜地讓精液噴灑她的子宮。
關仁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太失禮了 』
靜虹笑著說道:『你對得起我妹妹就行了 』

『那倒沒有問題,我每次都把玉翠弄得欲仙欲死才罷休,因為她總是被動地挨插,所以我可以玩很久。你那麼利害,所以我太興奮了 』
這時,電視螢光幕正播出靜虹替武駿口交的一幕。靜虹笑了一笑,從關仁身上站起來,在茶幾上的紙巾盒裡扯幾張紙巾抹抹陰戶,接著就鑽到關仁懷裡,含著他的龜頭吮吸。關仁的陰莖正要軟下,被靜虹這麼一吮又漸漸硬朗起來。靜虹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她繼續含著龜頭用舌頭舔卷,直到陰莖暴漲得比剛才還要粗大。才停下來,擡起頭望著關仁傻笑。

關仁知道靜虹這一笑的含意。他隨即把她抱到客房裡,將她的嬌軀橫放在床沿,捉住帶著金鏈的腳踝,舉起白嫩的粉腿左右分開,把昂首屹立的肉棒直插毛茸茸的洞穴。接著頻頻地抽送。靜虹『啊 』了一聲,也隨著關仁抽插的節奏哼叫。關仁受到叫床聲的激勵,更加裸力地狂抽猛插。靜虹的叫聲顫抖,她真正投入高潮,肉洞裡陰水越來越多。使陰莖進出時發出『卜滋』『卜滋』的聲響。
這一回合,靜虹被抽插得手腳冰涼,如癡如醉。關仁仍然生龍活虎。靜虹嬌喘著說道:『我夠了,你留著晚上給妹妹吧 』
關仁笑著說道:『玉翠的大姨媽到,晚上不能玩。』

靜虹求饒地說:『那你也得讓我鬆一口氣,不要把我玩死了 』
關仁停止抽送,卻捨不得將陰莖從靜虹的肉體裡撥出。靜虹透了一口長氣,對關仁遞了個媚笑,含情脈脈地說道:『我還是用嘴巴把你吸出來,好嗎?』
關仁說道:『怎麼好意思再讓你那麼辛苦呢?』

靜虹笑著說道:『不會的,其實我很喜歡這樣做,連我老公都罵我淫賤。』
關仁說道:『武駿怪錯著你了,像你這種出門是嬌娃,進門是淫娃的女性,是多少男人心目中的最佳良伴哩 』
『老公雖然罵我,可是我知道他也很喜歡我。好了,不要提他了。你撥出來,我把你含得舒舒服服的 』靜虹望著關仁說道。
關仁慢慢把粗硬的肉莖從靜虹的毛穴抽出。靜虹連擦都沒擦一下,就把龜頭含入嘴裡吞吞吐吐。關仁剛才已經在她的陰道玩得差不多火候了。所以讓靜虹吮吸了一會兒,就噴了她一嘴精液。她含著龜頭,直到陽具軟小才吐出,接著把嘴裡的精液吞食下去。

關仁望著坐在地毯上用舌頭舔著嘴唇的靜虹,覺得這個淫娃兒的姿色雖然比不上自己的太太,但是床上的風情不知勝過多少倍。他不禁愛憐地把她扶起來,在她耳邊感概地說道:『可惜你後天就要回去了,不能和你多玩幾次。』
靜虹笑著說道:『試過就好了嘛 這次我已經什麼都給你了,不用心思思了呀 』
關仁說道:『就是試過才知道好滋味啦 你回去之後,我一定更加思念你 』

『思念並沒有用,我已經嫁給武駿,這次和你偷情,無非因為我知道他也曾經和其他女人性交過。既然我已經平衡了心理,就回繼續忠於我老公,從此以後,都不會再和你親熱了。除非……』靜虹微微一笑,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除非什麼呢?』關仁連忙追問。

『除非……,不說了,反正你捨不得的。』靜虹欲說還休。
關仁搖著靜虹的嬌軀說道:『你儘管說出來啦 為了你,我什麼都捨得。』
靜虹笑了一笑,說道:『你們男人呀 往往玩厭自己的太太,就貪別人的。武駿還不也是這樣。他曾經對著我大讚我妹妹,甚至多次求我說服玉翠和他玩一次,直到你們結婚後,他才死心了。』
關仁懷疑地望著靜虹說道:『武駿叫你替他找女人,真不真啊 』

靜虹笑道:『還有什麼真不真 上次彩妮來找我時,他連彩妮都要。還要我在場湊熱鬧。結果,一張床,三個人。我老公一會兒玩彩妮,一會兒搞我,忙得不樂亦乎。』
『彩妮怎麼比得上你的漂亮,你老公都要?』關仁奇怪地問。

『你還不是一樣,難道我妹妹不比我漂亮。可是你卻偏偏搭上我。所以我認為 要你捨得讓你太太和我老公玩,還怕不能公然在他面前搞我?』
『這……,這種事我怎麼敢對阿翠提起呢?』關仁為難地說道。

『那倒不需要你來提。 要你捨得,我自然可以圓滿安排一切。不過看來還是算了吧 反正你已經曾經擁有過我,又何必讓你太太和我老公發生肉體關係呢?』
關仁望著靜虹道:『你別把我說得這麼小器好不好,假如玉翠喜歡這樣玩,我才不會阻手阻腳的。至怕她不肯,就壞事了。』
『妹妹的事我最清楚,其實她也是很貪玩的, 不過她怕你花心,所以不敢在你面前表現出她淫蕩的一面。其實我們兩家,既是親戚,也是朋友。最適合玩換妻遊戲的。你不是嫌我妹妹和你做愛不夠風情嗎?如果玩過這種遊戲,一定令她風情十足。』
關仁笑著說道:『好 一切就由你安排吧 』
靜虹也說道:『今天晚上我把妹妹叫過來這裡睡,你也好好地休息一下,,明天聽我的好消息。』
第二天,剛好是星期天。關仁還在床上睡的時候,靜虹拉著玉翠的手走到他床前,笑容滿臉地說道:『昨晚就和你太太說好了。剛才也和我老公通過電話,他搭早晨的班機從廈門趕來。上午就可以到達這裡,他怕你改變主意,還吩咐我可以先和你玩哩 』

關仁望望自己的太太, 見玉翠 是臉紅耳赤地低著頭,並沒有生氣的意思。靜虹出聲對她說道:『妹妹,阿仁嫌你上床不夠風情,等姐姐教你怎麼做吧 』
靜虹說完便脫下睡衣,同時也將玉翠脫得一絲不掛,拉著她上床來。關仁平時習慣裸睡,這時也是全身精赤溜光。他見玉翠上床來,立即把她摟進懷裡。她的月事已經乾淨了,光潔無毛的陰戶被老公愛不釋手地輕輕撫摸。
靜虹沒有理會她們倆夫婦親熱。

管鑽到關仁的大腿間,用她的櫻桃小嘴含著他的肉莖。玉翠雖然任他老公摸捏著乳房和陰戶,雙眼老是望著她姐姐。靜虹吐出嘴裡的龜頭,笑著對玉翠說道:『妹妹,你也過來試試,你就是不肯這樣,阿仁才會被我勾引。幸虧是姐姐, 和你爭他的人,不會爭他的心。』

玉翠望了關仁一眼,默默地湊到他的下體,她的口技比靜虹差得多了。不但倒在生硬,還不時咬痛了龜頭。關仁不想讓太太繼續口交,便要鑽她的陰戶。靜虹笑著把玉翠拉開,認真地說道:『講好夫婦交換的,你太太 能等我老公來幹。今天你 可以玩我哩 休想動我妹妹了。』


關仁笑著說道:『好啊 你倒認真起來,我就玩到你求饒為止。』
靜虹口硬地說道:『我偏偏不求饒,看你怎樣玩我。』
關仁先撲到靜虹的肉體上,把粗硬的大陽具戳進她陰道裡狂抽猛插,後來倆人翻了個身,由靜虹主動。接著又擺出許多花式進行性交。玉翠算是開了眼界,牺牲妻子雅婷因為有些招數老公從來都沒有和她試過。
關仁越戰越勇,靜虹也竭力奉迎。倒是玉翠不知是出於妒嫉,或者出於關切,也或許觀看得慾火焚心。她出聲對靜虹說道:『姐姐,你還是讓一讓他吧 他很強的,不時都把我弄得渾身酸軟的。』
靜虹一邊挺著陰戶向關仁迎湊,一邊回答道:『要我讓你玩或者可以,要我向他退讓,我可不肯哩 』
玉翠 好說道:『好啦 好啦 就讓我玩一會兒吧 我這樣看著你們玩,看得我就快受不了啦 』
靜虹望著玉翠笑了一笑,推開關仁說道:『快去幫你老婆止癢吧 』
關仁沒有理她,把嬌妻拉過來,以一式『坐懷吞棍』,倆人就連在一起了。這個姿勢早已經玩過,但是今天玉翠要比平時主動。她扭腰擺臀,賣力地把潔白的陰戶套弄著硬梆梆的肉莖。關仁在靜虹眼前和太太做愛,顯得格外興奮。旁觀的靜虹突然對玉翠說道:『妹妹,昨晚我所交代的,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玉翠微微一笑,接著就開始替關仁口交,不久,她就讓關仁在櫻桃小嘴裡射精,並且全數吞食,一滴不漏。
三人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門鐘響了兩下。靜虹說道:『一定是我老公來了。』
靜虹跳下床把門打開一條小縫,果然是武駿到了。他一進來,靜虹就把他脫得精赤溜光,推進浴室裡。然後把玉翠拉下床,拖到浴室門口。
『快進去幫我老公洗一洗吧 』靜虹說著就把玉翠推進浴室,然後回到關仁懷裡。
浴室的門沒有關上。玉翠出欲羞澀,並沒有替武駿沖洗,倒是武駿把她渾身上下摸個飽,然後迫不及待地把粗硬的大陽具插進她的肉體。沖洗好了,玉翠才動手替他擦拭水,武駿又把她抱起來,從正面插入,一式『龍舟掛鼓』跨出浴室。
關仁和靜虹已經把大床讓出來,倆人依偎在一張沙發上,男的捏著女的乳房,女的握住男的肉莖,一起觀看著武駿和玉翠的性交。
武駿不愧是調情的老手。在關仁和靜虹的視線下,仍然從從容容地抱著玉翠的嬌軀上下其手。玉翠在她老公的視線下任男人輕薄,心裡非常不自在。可是剛才在浴室裡就已經被男根侵入她的肉體,所以現在武駿摸捏她的乳房,挖弄她的陰戶,倒也不覺得太難為情。武駿摸遍她肉體的每一個地方,還不時回頭對著關仁和靜虹『漬漬』稱讚。
玉翠被武駿讚得渾身飄飄然,她毫無推拒地讓武駿舔吻她光潔無毛的玉戶。她的陰蒂被武駿的靈舌舔舐,雙腿高高地舉起來,玲瓏的小腳兒微微顫動著。關仁突然發現,玉翠的腳踝上金光閃閃,原來她已經已經把金腳鏈戴上了。雪白的嫩腳兒顯得更加性感迷人。真想上前握住摸玩,可是這時他的肉莖正被靜虹握得緊緊。
武駿把玉翠的陰戶吻了一會兒,玉翠也開始淫浪起來,她伸手握住他的肉棍兒,向他拋著媚眼兒。武駿隨即來一式『漢子推車』。雙手捉住玉翠的腳踝,單槍直挑她的玉洞。玉翠在渴望之下得到充實,俏臉上千嬌百媚。浪態橫生。
關仁的身邊雖然有如花似玉的靜虹,但是他的心卻完全被那個正在任人淫慾的嬌軀身上,他見到妻子尖挺的乳房被捏得變形,也見到雪白的陰戶裡一條粗硬的大陽具在出出入入。又見到迷人的臉蛋望著正在玩她的男人媚笑。還有那一對隨著男人抽送的節奏上下擺動的嫩腳兒。他低頭對靜虹說道:『我們走近去,看得更清楚一點 』
靜虹點了點頭,和關仁一起從沙發上站起來。握住他肉棒的手仍然沒有放鬆。倆人走近床邊, 見玉翠這時已經讓武駿玩得如癡如醉。關仁伸手去替武駿握住玉翠那兩隻腳踝戴著金腳鏈淩空揮舞的肉足。靜虹的手也放開關仁的肉莖,她替老公擦拭背脊上的汗水,然後在陰莖往她妹妹的玉洞插入的時候推屁股。關仁得到倆人的支持,更加攻勢淩厲。他放開玉翠的粉腿,專心去搓揉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
這時的關仁更清楚地看到他太太的陰戶和武駿交歡的狀態,甚至連進出時發出的聲響也清晰可聞。玉翠已經高潮疊起,她臉紅眼濕 手腳都肉緊地痙攣了。武駿也在這時射精。他把小腹緊貼玉翠的恥部,精液疾射,悉數噴入了她的陰道。
一會兒,武駿離開玉翠的肉體。靜虹親切地為他擦汗。關仁也扶起他太太赤裸的嬌軀,玉翠依偎的老公的懷抱裡媚眼半開地給了他一個苦笑。
關仁低聲問道:『阿翠,是不是很辛苦呢?』
靜虹截住話說道:『妹妹剛才舒服死了 』
關仁又問玉翠道:『你姐姐說得對不對呢?』

玉翠望著老公嫵媚地一笑。隨即低下頭沒有回答。雖然她夾緊了雙腿,半透明的精液還是從她潔白的陰唇溢出。四人休息了一會兒,就穿上衣服到酒樓吃飯去了。
武駿因為生意上的事務要料理,次日一早就要回廈門。所以當天晚上就住在關仁的家裡。晚飯過後,放下窗簾,又開始了無遮大會。四人光脫脫地在屋裡走來走去。正正經經地看了一會兒電視,武駿又對著玉翠蠢蠢欲動。
玉翠身上已是一絲不掛,所以武駿輕易就可以摸到她的乳房和恥部。玉翠自從在老公面前和姐夫性交過,已經變得大方得多了。武駿摸她的時候,她也嘻嘻哈哈地還手捉住他的陽具不放。靜虹對關仁說道:『你看,妹妹已經變成小淫娃了。』

武駿也笑著對關仁說道:『阿仁,今晚我們聯手和作,把她們各個擊破 』
靜虹嬌聲說道:『老公你又想什麼鬼主意整治我們呀?』
武駿道:『沒什麼呀 不過是兩男玩一女嘛 不如你先來試試吧 』
靜虹道:『這麼刺激的事應該讓妹妹先嘗嘗才對嘛 』

關仁也說道:『阿虹說得有道理,她的口技好,我們玩了阿翠,還得靠她的技巧才能硬起來繼續玩哩 』
玉翠一聽要先玩她,連忙就要逃走,但是她一動身就被關仁拉住。 好乖乖地俯首含著她老公的龜頭,而武駿也從她的後面插入。靜虹見到妹妹口交時仍然很笨,就湊過來教她,兩姐妹有時輪流含入龜頭,有時一起吮吻肉莖。關仁說要射精的時候,靜虹才讓給玉翠。玉翠的動作稍笨一點,有幾滴精液灑在她臉上。靜虹不禁笑了起來,隨即把嘴唇湊上她的臉兒,把那些精液舔食了。

武駿還在玉翠的肉體抽送。玉翠吞食了精液,也仍然含著龜頭。眼見肉棍兒慢慢軟小了。靜虹便叫玉翠把關仁的肉莖讓給她吮吸。靜虹果然有兩下子,她的唇舌功夫使得關仁將要軟小的肉莖又粗硬起來。
這時,武駿也在玉翠的陰道裡射精了。靜虹便轉移目標。她伏在老公的雙腿之間吮他的陰莖,卻把一個雪白肥嫩的粉臀高高屹起。讓關仁把硬物插入她兩瓣嫩肉中間的夾縫裡。這一個回合玩了很久,靜虹才把她老公的精液吸出來。她叫關仁先退出,轉身用唇舌替他口交,直到當關仁快要射精時,才用陰道承受那火山熔岩。

射精之後,兩個男人都有點兒累了。靜虹卻仍然很精神。她坐在兩個男人中間,雙手分別替她們做按摩。玉翠不懂, 有在武駿旁邊傻看。活色生香的嬌娃在旁,武駿當然是大肆手腳之欲了。關仁被靜虹按摩得很舒服,他笑著對武駿說道:『嫂夫人真是十分難得,事業上是交際名手,家庭裡又是調情聖手啊 』
武駿正把玉翠的腳兒捉住愛不釋手地玩摸,他也說道:『她們倆姐妹都是天生的尤物,我們有幸每人分得一個。不過你看我好,我也看你好,事實上你太太要比我太太還要動人。我早就想摸摸她的腳兒,這次總算如願以償了。』
靜虹插嘴道:『你何止摸到她的腳呀 妹妹身上還有什麼沒讓你玩過呢?』

武駿笑著說道:『是啊 我的好太太,那次你和彩妮與我同樂,我就已經感激不盡了。這次又安排了這樣的機會。我真不知道怎麼報答你呀 』
靜虹把她老公的屁股打了一下說道:『賣口乖, 要你疼我,就是報答了 』
玉翠問她姐姐:『那一個彩妮呀 是不是你高中的同學呢?』

靜虹笑著說道:『是呀 她因為貪玩和需要錢,就到酒店接客,你老公也曾經玩過她哩 不過她大學畢業後,我們幫她搞了間小店,現在已經不再賣肉了 』
『阿仁也玩過彩妮,我怎麼不知道?』玉翠奇怪地問。
靜虹望著玉翠說道:『妹妹,現在也不怕直說了,其實我們的一切,都是因為你老公在廈門酒店玩了彩妮而產生的哩 』
玉翠說道:『姐姐,你越說我越糊塗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武駿也問道:『是呀 我們的事關彩妮什麼事呢?』
於是,靜虹把前因和盤托出,玉翠和武駿都恍然大晤。
靜虹認真地的武駿和玉翠說道:『妹妹,老公,現在們你們會不會怪我搞鬼呢?』
武駿坐起來,把靜虹摟著一吻,說道:『好太太 怎麼敢怪你呢?如果不是你瞞著我作出這樣的安排,我們的生意早就腰斬了。那時我真的不知會有怎樣的收場 』
玉翠也說道:『姐姐,阿媽 生我們兩姐妹,卻偏偏生我這麼蠢,好在阿仁很值得我喜歡,否則我豈不是成了犧牲品。不過我總算明白你搞這次夫婦交換的目的了。 是我承認我的確得到非常的興奮和很大的滿足。舊數和新帳我都不會和你算,你照實說出來吧 是不是因為你在酒店曾經被迫替我老公口交,所以要你也讓你老公也得到我的身體,才能平息你內心的矛盾呢?』

靜虹感概地說道:『不愧是我一起長大的好妹妹,你那會蠢呢?你最清楚我的內心想法。雖然每個女人都有淫蕩的一面,但是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表現出來的。我對武駿可以極之淫賤,是因為我愛之入骨。但是廈門酒店裡我對阿仁的一切,完全出於無奈,我做的時候,腦子裡 想著老公和事業。我抱著出賣自己的決心,但是我發現阿仁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於是我考慮可以用我妹妹做賭注,來賭我的清白。在事論事,我妹妹可以說是蠃得一位如意郎君。妹妹你不否認吧 』

玉翠笑著說道:『算你啦 繼續說吧 』
『但是在我心裡並不覺得蠃。因為我畢竟要赤身裸體地讓阿仁玩摸,他把我挑逗得幾乎忍不住自動獻身,我 好用嘴吸出。以免失身於他。話雖這樣講,我卻怎麼也過不了自己的一關。總是覺得做了很對不起老公的事。我有想武駿也和他的前妻做過愛,想以此安慰自己,但這畢竟是不成理由的理由。彩妮來找我的時候,見到老公對她色迷迷的。便讓他玩彩妮,心想可以抵消良心上的陰影,事後才知道於事無補。因為我所執著的既成的事實,彩妮是局外人,就算我親眼看著她和老公性交。又能弭補什麼呢?』

『所以你一定要出賣我了,對不對 』玉翠忍不住插嘴了。
『妹妹你等我說完呀 其實本來我並不拉你下水的,因為往事多少會隨時間而沖淡的,但是你老公也太難纏了,這次你去上班,我和她單獨相處,他又弄得我春心蕩漾,我想重施故技都不行了,終於讓他徹底地毀了我的清白。我想我再次回去後,一定會很難面對老公,又覺得偷情實在很刺激。於是索性拉大來玩,才搞出了今天這個場面。』
玉翠聽到這裡,把關仁的耳朵一擰,說道:『你呀 你這個大偵探的頭腦,其實是最蠢的才對,本來你可以獨蠃姐姐的肉體,偏偏要賠上你老婆我。』
關仁支支晤晤地說道:『你平時那麼冷感,我那裡知道會讓靜虹熔化了冰山?』

靜虹笑著說道:『是啊 如果你從此以後讓阿仁享受多一些床上的風情,他並不算失敗嘛 其實最失敗是這個人。』
靜虹把手指在武駿額頭重重地點了一下,說道:『他由頭到尾都不瞭解我的心。』
玉翠說道:『姐姐你言重了,姐夫是個直心腸的人,怎麼會洞察你許多彎彎呢?今天要不是你坦白說出來,誰也永遠不會知道這件事。姐夫其實很可愛,又有錢,喂 姐姐,不如我們真的交換老公如何。』
玉翠說著,把她的嬌軀撲到武駿懷裡。因為已經真像大白,武駿一時也不知所措。關仁更是呆呆地望著靜虹,不曉得說什麼好,倒是靜虹滋由淡定地說:『阿仁你放心,妹妹都不知道多喜歡你,那裡會搶我的草包呢?』
關仁若有所失地說道:『我是怕她受了刺激 ..』

靜虹笑著說道:『不怕,要是她神經病,我改嫁給你。』
靜虹說完,也投身關仁的懷抱,玉翠從武駿的懷裡一躍而起,將姐姐的身體從老公懷裡推走。大聲說道:『你才神經病哩 』
翌日早晨,玉翠和姐姐在廚房裡的時候,關仁和武駿卻在大談彩妮。武駿告訴關仁道:『彩妮也曾經問起你,我說你已經和玉翠在一起,她就沒說什麼了。她到現在還沒有結婚,但是事業發展得很好,靜虹有時候也請她來玩三人遊戲,彩妮很健美,那個地方很有收縮力,乳房很硬,夠彈性。不過這次回去後,我太太一定不會再叫她來了。』
『你放心,彩妮未有丈夫之前,我仍然會邀她來玩的。』

武駿回頭一望,靜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進房。於是兩個男人都被叫起來吃早餐。
送走武駿夫婦之後的日子裡,關仁很留意太太的一舉一動。發現她雖然平時依然一如既往。上床時卻平添了風情萬種,倆夫婦的性生活從此多彩多姿,比以前更融洽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